旋挖機廠家價格直銷
設為首頁
聯係AG亞洲集團
  • 聯係AG亞洲集團
  • 訪客留言
  • 實力展示
  • 企業榮譽
  • 售後服務
  • 產品應用
  • 產品展示
  • 公司簡介
  • 首頁
  • 今天是:
站內搜索
新聞分類
推薦新聞
圖片新聞
新聞中心 >> 行業新聞 >> 查看新聞

幾十萬根鋼索托起快速路施工的幕後旋挖機鑽杆
作者:海鑽  來源:本站  發表時間:2011/9/5 10:10:24  點擊:1820

元旦假日期間,甌海大道西段快速路建設工地上,仍是一派熱火朝天景象,工人們三班倒,24小時施工。

  記者昨天走進工地現場,一探這條西部交通主幹道建設的幕後故事。

  施工像在螺螄殼裏做道場

  甌海大道西段快速路東起南塘大道,西至站西路,全長約11公裏(其中高架橋約10公裏,地麵快速路約1公裏),力爭在今年10月前主線完工。建成後,主線不設紅綠燈,限速80公裏/小時,從溫州機場直達鐵路溫州南站,全程僅需20多分鍾。

  從南塘大道與甌海大道西段交叉口進入,步行幾百米後,便可看到一處鐵皮圍出的工地,6座高架橋的橋墩拔地而起。

  這裏是工程的第八標段,施工負責人李雪斌稱:“這個標段長1.265公裏,是全線施工難度最大的一段,有100多名工人元旦加班趕工期。”李雪斌稱,這一段沿線民房密集,下有光纜,上有高壓線,“施工就像在螺螄殼裏做道場,跟市民要反複溝通,光纜要挖出移位,高壓線要一避再避。”

  “現燒現賣”澆灌橋梁

  與通往機場的甌海大道東段不同,西段的高架橋橋梁建設,采用了現澆式。

  “以前建東段時,也是先搭好橋墩,但橋梁是預製好的梁板,一塊一塊拚接上去。”第八標段項目部副經理毛華蘇介紹,拚接完後,橋梁與橋梁之間,再用伸縮縫連接,好像搭積木一樣。

  現在甌海大道西段的建設,采用在橋墩上搭好模型,這個模型的長度可跨5座橋墩。模型搭好後,再將混凝土直接澆灌進去,凝固後把模型拆卸下來,即可形成完整光滑的橋麵。

  “這就好像現燒現賣,所以俗稱現澆式。”毛華蘇稱,這種工藝施工難度大,主要體現在模型的搭建上。

  “但最明顯的效果就是,橋麵牢固性更強,不容易出現開裂、變形等情況。”毛華蘇稱。

  幾十萬根鋼索托起橋麵

  甌海大道西段快速路基本由高架橋組成,第七標段生產經理鄒德光透露:“其實橋麵本身沒什麽支撐力,但橋麵裏埋著成千上萬根的鋼索,是這些鋼索把橋給托起來的。”

  這種鋼索學名為“鋼絞線”,每根直徑1.62厘米,采用特製的鋼材料,韌性、拉力極強。用混凝土澆灌橋麵時,橫向、縱向都預埋好波紋管,鋼絞線再穿入波紋管中,最後用水泥和膨脹劑把管裏的空間填上,鋼絞線的兩頭則用錨具鎖住。

  “算起來,這條路光鋼絞線就得埋幾十萬根。”鄒德光稱,正是這些鋼絞線,托起了水泥橋麵,而且產生了張力。“AG亞洲集團計算過,如果大型貨車經過,橋麵最大會產生10厘米的上下波動。”鄒德光說,如果沒有這些鋼絞線產生的張力,橋就會被壓斷。

  在第五、第七標段上,有一種與眾不同的打樁機,名為“旋挖機”,光機器售價每台500多萬元。

  打一天樁不見一絲塵土

  旋挖機連著一根92米長的鑽杆,鑽杆能像傘柄一樣伸縮。工人坐在操控室,操作電腦即可控製升降。操控室是密閉的,裏麵有空調,有座椅,工人打了一天的樁,也不見身上有一絲塵土。

  “這種機器在溫州很少用,AG亞洲集團是從外地調過來的。”第七標段生產經理鄒德光說,它與常見的打樁機不同之處在於效率,“老式打樁機需要一群人,七天才打1個樁孔。這個隻要一名工人,一天能打4個孔。要趕工程進度,沒它不行。”

  而在離打樁500米開外的一座高樓樓頂上,隻見一個人影晃來晃去。“那也是AG亞洲集團的工人,他在使用一種叫全站儀的設備,配合打樁。”鄒德光說,工人將坐標位置事先輸入電腦係統,通過一個類似望遠鏡的設備,時刻盯牢樁口的位置,“誤差不超過2毫米,否則樁偏位了,橋就會造歪了。”


上條新聞:六層樓高的旋挖機倒下 砸中小區車庫
下條新聞:國產旋挖機能否改變進口產品湧入局麵